玩wordle时发现自己竟然忘了array是什么意思,要完

推特客户端很久没更新,发现总有推文列表无法显示的问题,于是更新了最新版,结果主页随便向上一划都会有个大横幅链接到关注用户收听的空间,即使我完全不用这个所谓空间的功能也不知道该怎么去掉这个横幅,纯属sb设计。

排查了一下发现更多被NFT,metaverse之类的相关人员盗号的推特画师,都被清空了以往推文以及修改了个人信息,基本查不出账号原来的持有人是谁。
除了恶心之外没什么能评价的。

根据搜索历史想起了收藏的图是什么,一路追到画师账号,看起来是对p站的运营不满而将自己的图全部删除了转战其他平台。

p站这个设定真的是……收藏的图被删除或设置为不公开后什么信息都不会显示,只告诉你这图看不了,看不了倒是不是大事,连这图是什么内容都无从得知,才是真的烦……倒不如一刀杀了我。

推特上关注的画师账号被盗用来宣传NFT,是真怕别人对NFT有半点好印象吧

以前对《游戏王》中的九十九游马的印象停留在《希望的创造者》这些卡用喊的来发动的搞笑效果中,结果今天一看用ZEXAL变化真是燃...

回坑某个手游半个月,出新年限定角色之后用攒起来的资源来了个50连抽结果一个五星角色都没有,又想起来纠结这种看脸游戏是要干嘛呢...再次脱坑。

当年买了公主同盟的手机版,今天发现switch上的公主同盟是有中文的,手机版只有日文,对此表示强烈谴责。
不过还是每日怀念我sting社,哭哭。

想起来,splatoon的设计真的很强。乌贼用颜料互射,既解决了射击游戏看起来暴力的问题,又有动物拟人的要素,还有涂鸦的成分,更是可以由此引入与拿枪突突突不同的游戏玩法,老少咸宜,真是高到不知道哪里去了……

先前我觉得日本ACG文化产业已经相当发达,既有各种一条龙的动漫商业产业,又有许多以个人名义在各处发行或连载漫画的创作者,以漫画而非文字来表达某些想法的这种习惯也比较常见。

然而想到被称为“厕纸”“买插图送小说”的轻小说,以及改编自这些小说的漫画、动画、游戏,又觉得ACG产业的潜力未能充分发挥。

希望有朝一日能看到其更繁华的景象吧。

以前看到过一个新闻,说是教科书附录的网站链接内容被换成了色情内容。有人评论道,实体书这点就不方便,内容过期无法及时更新。

不过想到在线电子书的内容可能随时被删除、被替换、被禁止传播,说不定实体书这种“一错再错”,在某一天也会有人怀念。

看到《Voice of Cards: The Isle Dragon Roars》的风格和画风觉得还可以就玩了一下Demo,发现Demo的内容跟PV有点不同,看了下说是Demo属于前传性质。

想起以前玩一些游戏的Demo的时候,Demo一般是把游戏的开头部分内容单独分出来免费让玩家体验游戏玩法和风格再以此为参考决定要不要买本体,不过要是剧情向游戏的话就会出现在游戏本体重玩一次在Demo已经玩过的内容感觉挺麻烦,不过要是想Demo和本体共享游戏进度的话又会有技术方面的问题。

不过像这个游戏一样把Demo做成前传性质的话就避免了内容重复的问题,只是从游戏开发的角度来看的话,某种程度上讲算是做了一大一小两个游戏,工作量的负担就比较大了...

唉……虽然人有悲欢离合,但看到一些绘师原因不明地删掉SNS账号的时候总有点悲伤……

一开始看到这游戏的宣传片觉得还挺好笑的,在一个类似宝可梦的世界里玩FPS建工厂造枪偷猎什么的,结果一看简介里“缝合怪”三个字顿时笑不出来了。

为了增强宣传效果而玩梗可以理解,玩烂梗就很没意思了,更别说用这种烂梗自嘲自家的产品,是指望玩家向朋友宣传“嘿,我正在玩这款缝合怪游戏,你也来试试吧”吗?是指望卖得好之后别人说自己认认真真地做出来的游戏甚至不如一款缝合怪游戏吗?

烂梗泛滥的时代,也实在是过于无趣了。

mastodon的官方iPhone App连跨站时间轴都找不到在哪...

Show more
騰訊微博難民集中營

騰訊微博難民集中營,如郵箱無法驗證請聯繫CG